營銷網絡
誰將成為鉀肥行業下一個“壞孩子”?

壞孩子一般用來形容不按常理“出牌”、勇于打破行業原有規則的企業。有人說馬云的阿里是個壞孩子,讓電商支付余額產生高額利息的天弘基金帶領眾多“寶寶”,搞的人們存在銀行等傳統金融機構的錢來了個大搬家。有人說神舟電腦做過壞孩子,讓比臺式機還便宜的千元筆記本電腦走向各地。


鉀肥行業壞孩子的故事也不少。2009年7月,俄羅斯Silvinit鉀肥公司鑒于自身的財務狀況,率先向印度達成460美元/噸的CFR氯化鉀供貨合同,而其他國際鉀肥供應商之前還在以限產保價方式挺在625美元/噸的報價上。2010年,在礦產資源素有“壞孩子”名聲的必和必拓,想在北美收購鉀肥巨頭,但是最終沒有成功。2013年7月,BPC鉀肥銷售聯盟破裂,國際鉀肥價格大幅下跌,俄羅斯Uralkali和白俄羅斯Belaruskali互相指責對方是“壞孩子”。


在上半年中國鉀肥進口半年度合同即將到期之際,盡管素有國際鉀肥市場“晴雨表”的北美鉀肥庫存量明顯回落,但國際鉀肥巨頭們“中國夢”前景下的行動腳步正加緊前行。Canpotex滬辦高調開張、鹽湖股份與下游結親、鉀肥巨頭重整中國分銷渠道,一場新“角力”的開始。


對集中度較高的行業,“壞孩子”的出現,往往是降低價格、削減毛利率的重要誘因。近年來國際鉀肥的高毛利率,帶來了越來越多的鉀肥擴產計劃、新建計劃,一些開采成本高、環境影響大的鉀礦項目也陸續啟動。中國鉀肥市場的特點決定了在世界鉀肥市場的地位,有擴產計劃的鉀肥企業肯定要有“中國夢”。


中國鉀肥市場與美國、巴西、印度、印尼等鉀肥主要進口國一樣,農產品產量增長的要求決定了鉀肥的需求量。但是,中國鉀肥市場又與其他幾個市場有一個重要的不同點,中國大多數鉀肥是通過復混肥(含復合肥和BB肥)的形式完成農業消費的。從氮磷鉀平衡施肥的角度看,中國鉀肥消費量還有較大的增長潛力;當然這個潛力要挖掘出來,需要鉀肥在單養分價格上與氮肥、磷肥有優越的比價關系。


誰將是鉀肥行業的下一個“壞孩子”?這個壞孩子出現需要天時、地利、人和,也許這些條件很快具備。

福彩排列七今晚开奖结果 陕西11选五专家预测推荐 二分彩开奖网站 赌博上头控制方法 排列五预测软件 下载12中奖助手 3开机号试机号近10期 股票指数期货的概念 甘肃11选五玩法图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手机版 青海十一选五官网 舟山飞鱼200期开奖号 河北快三跨度走势图 上海快3开奖l结果和值 幸运农场水果开奖直播 金屯在线入杨方配资 广西快3注册